《奇迹·笨小孩》易烊千玺从笨小孩变工厂老板,看打工人的奇迹逆袭(图文)

作者:51细雨 时间: 阅读:

多年以后,这将是一个注定记忆深刻的清明节。

大家都很难。

微观到每一个行业、中小微企业则更难。

在一行论一行,撤档、改期、压箱底的片疯狂填坑……

今年电影院清明节档,一言以蔽之

惨淡。

全国电影票房收入1.22亿元,不说和去年8.2亿相比,甚至还没到十年前的1.5亿。

两年赚500万?易烊千玺从笨小孩变工厂老板,看打工人的奇迹逆袭

 

△ 灯塔专业版

 

因为生活和工作所累,很多人不会去电影院消费。

他们不会意识到,其实电影院的故事,以及那些讲述“平凡的、奋斗的我们”的故事,也在悄悄改变。

2013,《中国合伙人》。

那是“猪在风口也会飞”的,逐梦的年代。

兄弟三人准备拿下签证盖章,共同去美国追梦。

结果是:

殷勤努力的成东青被迫吃下拒签套餐,情种王阳为爱放弃签证,只有“视绿卡为手指”的孟晓骏顺利拿下签证,出国镀金。

机场三人离别,孟晓骏潇洒地说:“别等我,我不会回来的。”

转头,却潸然泪下。

当年感人的泪水,现在看有些矫情,因为短短十年不到,你再看。

2022,《奇迹·笨小孩》。

说的是曾经的故事,折射的却是当下的情绪。

景浩为了短期挣大钱给妹妹治病,空头开干。

到后期实在没钱,硬着头皮雨中拦车,他只要一点点资金。

经理出于情面让他进车里,听完请求后又让他滚下车。

开门时,他因为车祸导致手指骨折,背脊都直不起来,只能用头顶开车门。

这个时刻没有泪。

因为大雨中,我们看不见泪水。

而,泪水总会滋生力量。

从2013到2022,从逐梦年代到筑梦年代。

曾经,有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后,哪怕头破血流也要争口气的果决。

现在,有的是雨中被赶下车后,用力挺起脊骨、从头再来的决绝。

两年赚500万?易烊千玺从笨小孩变工厂老板,看打工人的奇迹逆袭

 

两年赚500万?易烊千玺从笨小孩变工厂老板,看打工人的奇迹逆袭

 

所以今天这篇的主题,是人的力量。

支撑我们的力量,究竟是什么?

几个故事,总会给Sir力量,Sir也想把它们分享给你。

不管是抗疫中企盼解封的人。

还是失业中期盼再起的人。

请收下这份力量。

两年赚500万?易烊千玺从笨小孩变工厂老板,看打工人的奇迹逆袭

 

01忍耐

来,先打开一份激昂的记忆吧

看得见的创业。

是天才的灵光乍现,是演讲台的豪情万丈,是发布会的踌躇满志。

看不见的。

是种子破土而出前,拼命吸水的饥渴和旷日持久的蓄力。

《合伙人》里的成东青,生长在知识贫瘠但生命力旺盛的农村。

连年高考落榜的他,当着全村人“叩首谢罪”。

母亲白眼,村民群嘲,甚至被“骑”的胯下之辱,他都忍了。

只要能借到钱,再考一次。

最后一次。

两年赚500万?易烊千玺从笨小孩变工厂老板,看打工人的奇迹逆袭

 

置之死地而后生,成东青踏进了燕京大学的门槛,一个处处天才的宝地。

长发飘逸,潇洒不羁,一口流利英文泡美国女孩的文青,王阳。

家里有两代归国学者,把“美国”当做最心爱姑娘的翘楚,孟晓骏。

三人目标一致,打算赴美留学,可情况大相径庭。

成东青在大使馆签证三求四请有多狼狈,孟晓骏拿到签证时就有多潇洒。

两年赚500万?易烊千玺从笨小孩变工厂老板,看打工人的奇迹逆袭

 

成东青在图书馆800本书的昼夜耕耘,再也不被人听成日语的标准英文口语。

谈笑间,似乎都成了灰飞烟灭的笑话。

孟晓骏送给他的《牛津辞典》中,夹着一句“有天你会让我妒忌”的书签。

更像一句辛辣的讽刺。

两年赚500万?易烊千玺从笨小孩变工厂老板,看打工人的奇迹逆袭

 

可顺利出国的孟晓骏,能继续一帆风顺吗?

不,原来有多意气风发,现实给他泼的冷水就有多猛。

孟晓骏在生物科研室当助教,这当然是件专业要求高的“美差”。

辛苦,但相比“洗盘子”,孟晓骏自觉活在天堂。

残酷的是,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他,随时可以被顶替。

然后,端盘子。

地位低,没小费,吃着领班从牙缝里抠出几个硬币的残羹冷炙。

忍字头上是刀,刀下是心。

刀背后藏的,是韧性。

新梦想的创办,孟晓骏给想法,王阳给技术,而成东青,给动力。

唯一在美国生活过的孟晓骏,积累的可不只是端盘子的经验。

而是与美国人打交道的思维逻辑和相处方式。

于是,他把受过的困难,磨碎成经验的齑粉。

两年赚500万?易烊千玺从笨小孩变工厂老板,看打工人的奇迹逆袭

 

两年赚500万?易烊千玺从笨小孩变工厂老板,看打工人的奇迹逆袭

 

常年积累忍耐的成东青更猛更直接,他深谙的,是被社会淘汰而无路可退的恐惧。

这曾是他成为“孟晓骏”的动力。

现在却是他找到自己,发现并认同自己的动力。

 

再说一部,《回乡之路》。

这是2020年的电影,主角乔树林,另一个创业人。

他习惯了赖在头等舱套近乎,腻在大巴上搞推销。

他假装看不见想巴结的闫总三番五次的白眼,秘书的鄙夷,机组人员的无语。

为了搞钱,拼到死皮赖脸的地步。

因为这都不算什么。

他在沙漠,种沙地苹果,那才叫一个难。

四百亩的毛乌素沙漠,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生不出钱,留不住人。

不是没忍过,而是忍了太多次,太久了。

历史上,饱受黄沙肆虐的榆林市曾被迫三次南迁,“沙进人退”。

两年赚500万?易烊千玺从笨小孩变工厂老板,看打工人的奇迹逆袭

 

而从治沙到种树,从栽苗到种果,需耗费多少心血?

按治沙人甄殿举的话说:“在沙岛上种活一棵树,不比养活一个孩子容易。”

可是人类这种生物,总会在忍耐中前进。

第一个种沙地苹果、吃螃蟹的乔树林,就在与自然博弈中试探底线。

挖树沟,缠树枝,钻水井他全程深度参与,省吃俭用。

苹果长不好,大家唉声叹气,功亏一篑的他其实比谁都崩溃。

但,心里必须要忍,嘴上必须要硬

你们旱涝保收哭啥呢大不了把地刨干净花钱研究新品种

很多情况下,你以为的“忍”是让步,是妥协。

但更多的,是实力无法与野心匹敌的蛰伏和蓄力。

一旦水量升高,水压加满。

紧接着的,就是井喷式的迸发。

 

02怒火

就像植物的生长一样。

人的创业,也有两种失败。

一种,开始就吸收天地之精华迅速成长,一路顺遂。

但冷不防,被大风拦腰折断;

另一种,完成了一定资本的原始积累,斗志昂扬地准备接受风锤雨练。

结果,在雨水里泡脓。

《一点就到家》。

魏晋北是前者,时代弄潮儿,把握每一个风口浪尖。

共享单车,生鲜配送,交友APP……做一行火一行,但是运气不咋地,间歇性赔光。

沮丧中,是被熄灭的斗志。

但说实在的,资深创业失败者的经历,让他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彭秀兵是后者,大城市的优秀快递员,却突然回乡。

他打算用快递业振兴家乡,大展宏图。

但脑子有点慢,不切实际。

不高兴和没头脑,强强联手?

两人回到云南普洱黄路村老家,抓准市场空缺

弄快递,搞电商,准备走上人生巅峰。

只要打通这最后二十公里以后有多少农民我就有多少客户

结果这对卧龙凤雏,很快就出了问题。

开始有人不满意想退货,两人还耐心解释、仔细办理。

毕竟一盆冷水,浇不灭喷薄而出的雄心烈火。

那一桶,一卡车,一湖呢?

乡亲们成群结队而来,手里拿的用坏、用废、不喜欢、买错了的商品,不仅不符合退货要求,也早就过了退货时间。

怎么办?

无效的解释,情感的绑架,邻里“潜规则”的制约。

开始挥斥方遒的意气,早就化为了辗转的疲倦和拉扯的怒火。

我们只是负责帮大家买 钱又不是落在我们口袋里

魏晋北憋着一股气。

他太清楚,如果退,不仅会赔个血本无归,这次的失败还会再次印证他的无能。

可因为彭秀兵的坚持,最后顶着诚信和守约的原则,都退了。

创业的烈火变成了失败的阴火,在两人之间横亘、燃烧。

火焰变成了灰烬,创业梦说塌就塌。

两年赚500万?易烊千玺从笨小孩变工厂老板,看打工人的奇迹逆袭

 

但火焰从不会白白燃烧。

灰烬之下,也可能有着沃土的松动空间,上面有更多拓荒可能。

有寄有送,快递业务才能细水长流。

随着李绍群的“入伙”,拿了“咖啡奥运会银奖”的普洱咖啡,成了业务的另一端口。

在新咖啡和老茶叶的对峙中,彭秀兵一腔怒火的悲愤,也成了招兵买马的能力。

但茶叶不足以养活我们村李绍群的咖啡拿了世界银奖 大家能和他一起种出最好的咖啡可以带来更多的收入如果这件事成了我们每个人手上都有一个金饭碗哪个都不用出去讨生活

 

《奇迹·笨小孩》。

为了在2年内给妹妹挣到35万救命钱,景浩不得不硬着头皮找“商机”。

结果,被经理高冷地“劝现实”,让他什么年龄做什么事儿。

什么小心翼翼卑躬屈膝的创业原则都被抛之脑后。

心里的怒火,化成了行动的力量。

景浩骑着电动车穿越大街小巷,车摔坏,身体摔伤,浑身狼狈。

但终于赶上了总裁的火车,完成了商业洽谈。

他签着来之不易的“空头”合同,内心的火成了嘴角冷凝的一弯:

-你这样的打工仔我见多了我劝你现实一点-你不也打工的么

两年赚500万?易烊千玺从笨小孩变工厂老板,看打工人的奇迹逆袭

 

白眼,轻蔑,不屑,成了助推上路的燃料。

怒火横斜中,人敢涉常人不敢近之险。

白天,他是飞檐走壁的蜘蛛人,二十几层的高楼上清洗玻璃,拿日结工资养活厂子。

晚上,是20岁的景老板。

员工都下班了,他还在阴湿的工厂加班加点,困了就趴桌上一觉天明。

一个细节。

公交车上,疲倦的景浩搂着妹妹沉沉睡去,手指和妹妹紧紧相扣。

手背,是清瘦突出的血管,和因为湿度太大(洗玻璃,住潮湿的屋子)而起的疹子。

或许有悲愤,有愤慨。

但人活着,心里就要有把火。

它在烧着,就是力量。

 

03 不服

这把火,也同样烧在海拔3100米,零下20度的酒泉。

冷冽的北风中,说句话都哈气连连,白雾朦胧。

摇灯下,帐篷前,三个穿军大衣、插着手的年轻人面面相觑。

两侧人怒火中烧,中间的人,眼里有急迫和思索。

-他不就是偏见吗!-早知道,又何必做中国品牌

 

可细看。

无论是忍而不发,还是热血沸腾,其实都指向一种情绪——《不服》

两年赚500万?易烊千玺从笨小孩变工厂老板,看打工人的奇迹逆袭

 

严格,风电驱动科技公司总经理。

人如其名,严于律己。

加完班,刚准备回家陪孩子,一通电话临危受命,连夜飞到甘肃酒泉风电场。

和他一同来的,还有公司的合伙人周涛、高级工程师张坤。

大佬们深夜一齐出动?

必然出了大事。

风电驱动公司,主要做储能方向的高端工业控制产品的进口替代,包括驱动器及其周边的储能、电机系统的中国化……

驱动器,是风机的心脏。

产品的努力方向,就是把国外进口的心脏,换成我们自己的心脏。

风机马上要投入并网使用,可这心脏却在关键时出了问题。

更致命的,从温度到电容量的各种排查后,问题原因不明。

他们只有30个小时,时间紧,任务重。

压力,来自各个方面。

直接上战场的同事们,要迅速磨合,查找漏洞。

领导不看过程,只要结果。

两年赚500万?易烊千玺从笨小孩变工厂老板,看打工人的奇迹逆袭

 

更大的压力,则来自损失,以及损失后要承担的,责任。

要知道,在此之前,“心脏”一直都是国外企业的垄断产品。

预付款量大,回复慢,发货慢,质量来到中国也水土不服。

-上次找他们的问题 回复了没有?-快一个月了,没有

但能怎么办?

你没得用,只能用国外的。

毕竟,不出错,没风险。

之前啊

用国外的就没事

可我们只能一辈子寄人篱下,被卡脖子?

不服。

不能服,也不肯服。

这就是我们决定回国创业的原因我们一定要把核心技术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

曾经,这是严格回国创业的原因。

现在,偏见和不公,成了他不服的底气。

他的眼神从迷惘变得坚毅,在严寒的酒泉生发出灼热的光。

就是因为有偏见我们更应该做中国自己的品牌

光有纸上谈兵的嘴皮子功夫可不行,怎么办?

要弄清是不是驱动器的问题,那就和国外的驱动器一起做个对比测试。

正面刚,国外的驱动器也没辙,相同的故障并没排除。

这证明不是国产心脏的问题,责任排除。

那就撤?

不能够,不是驱动器的问题,并不等于解决了问题。

严格亲自出马,摇摇晃晃爬上了八十米的风塔。

在狭窄的空间里,和一条条缆线,一个个数据硬磕到底。

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他能成功吗?

《不服》,是为致敬中国企业家精神,拍摄的一则改编自真实企业主故事的微电影。

它看到了疫情下,国内企业生存发展遇到瓶颈,如履薄冰的困境。

《不服》的拍摄,同样步履维艰,处处体现出一股不服的劲儿。

前期稳扎稳打,充分调研和采访,抓住企业在科技创新时的症结和痛点

信任危机。在我们做之前呢,风电非常核心,几乎没有企业敢动,所以他们习惯用的都是欧洲的产品。对他们来讲,说实话即使欧洲产品出了问题,那这个技术负责人,选型的这个人是没有责任的,因为我已经选择欧洲的产品了,选择世界上最好的品牌了,还是出问题那我就没有责任。但是如果一旦选用国产产品,出了问题,那选型我是有责任的。——对电影原型企业的采访

信心要慢慢建立,电影质感也要慢慢打磨。

到酒泉实景拍摄,零下20度,早上5点出发,到达拍摄点路上还要花5个小时。

各种问题接踵而至,先是车窗,又是食物。结果车窗出问题了,导致摄影灯光两位不得不举了十几个小时的纸板挡风,而且没有考虑到可能出现的勘景状况,事先食物没带足,两车人饿了一整天直到晚上8点回来,才吃上一口热乎饭。——导演采访

修风机的独夜戏,北风刺骨。

卧倒的半成品风机里两面通风,手持镜头下,大量贴近人物情绪的面部特写。

一呼一吸之间,不仅是DDL带来的压力。

更是不愿向国外品牌服输、不愿向困难屈从的韧性。

长夜将逝,白昼已至。

戈壁辽阔的日出很美,中国智造的黎明很美。

每个中国智造背后,都是一份坚持。

每个企业成长背后,都有一个不服。

也许你最近无心看电影,因为生活和压力所迫。

逆境中的你,也许就像景浩、成东青、乔树林……

祝福你们尽快走出来,站起来,爬出来,长出来……

靠着一份相似的、而又各自不同的“人类的力量”。

这份力量总是来自逆境。

总是来自大雨中的泪水。

和大火燃烧后的灰烬。

不服。

不甘于臣服,不轻易服输。

扎根于这份从逆境里滋生出的力量。

风锤雨炼,浴火重生的你。

势必开出最烈最艳的花。

《奇迹·笨小孩》易烊千玺从笨小孩变工厂老板,看打工人的奇迹逆袭(图文)相关文章:

女人层次高不高,看微信头像就知道(图文)

异性相处时,用这5种微信头像的女人最受欢迎,你是哪一种?(图文)

女人用什么微信头像好?这样的头像才适合!(图文)

女人最适合的微信头像(图文)

笑话大全爆笑简短

简短幽默笑话大全爆笑